您现在的位置:
高峪网>文化>故事:改写聊斋之画壁

故事:改写聊斋之画壁

2019-10-27 14:29:55   【浏览】3936

每天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华玉耀

1.胡生

天空晴朗,风平浪静,这是打猎的好日子。

胡胜带着弓来到森林深处。奇怪的是他今天没有看到任何比赛。

前面的草丛里有一声巨响。胡生走近,拉开了草地。结果,一条大蛇抓着一只雪白的狐狸,正要张嘴咬掉狐狸的头。

就在这时,胡绳用弓射中了蛇的腰部。

蛇痛苦地吃着,放松了它的纠缠。白狐抓住机会打碎了蛇的肚子,到处都是黑血。蛇发现他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今天也无法获得任何优势。他转过身去。

胡绳看到了白狐,一只小狐狸,很可怜,皮毛不值几个钱,刚想转身离去,却听着白狐的呻吟,于是产生了同情。

原来,白狐被蛇伤了,他的后腿流血了,不能走路。胡生抱起白狐,一起回家帮它吃药。

从此,白狐和胡生住在一起。胡绳在狩猎中总是有收获。虽然他不能致富,但他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

胡生并不知道。事实上,白狐和蛇少女是山地修炼的怪物,但时间仍然很短,不到一百年,精神智慧还没有开启。一场争夺曹玲稀有植物的战斗导致了曹玲的损失和毁灭。这条蛇在他心中非常怨恨,他已经恨它一千年了。

生命将持续一百年,恶魔将持续一千年。

白狐,因为它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理解人类的本性,打开它的思维,每天吸收太阳和月亮的精华。胡活到98岁,去世了。白狐摘下一缕胡绳的头发,埋葬了他。

2.雪娘

冥界里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叫做颖支一,它全身是紫色的,不是金子或木头。它可以穿过灵魂,了解过去的生活。

500年后,白狐被炼制成内丹。它的形状像人,有一张美丽的脸。它被命名为雪娘。她把胡绳的头发缠绕在颖异的树枝上,用魔法把它变成紫色短笛,挂在胸前。如果她遇到了转世的胡生,短笛会轻声歌唱。

又过了300年,短笛从未发出过任何不寻常的声音。雪娘已经986岁了。再过14年,我们将有一万年的寿命。

这一天,雪娘来到悬崖边,寻找一颗有才华的宝石——灵仙,为渡劫做准备。来到悬崖底部,发现一个人趴在草地上,似乎受伤了。

当雪娘走近那个人时,短笛响了。莫非,这是胡生的转世?雪娘非常高兴,用魔法把他叫醒。

当孔胜醒来时,他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用微笑的眼睛看着自己。她惊呆了。花了很长时间感谢她。“是那个女孩救了我吗?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不客气。你儿子为什么在这里?”这里的悬崖如此陡峭,普通人无法接近。

“妈妈在家得了眼疾,什么也看不见。我听到人们说海上有一朵奇怪的花。它叫做碎眼血芝。它对眼睛疾病有极好的效果。我不想失去耐心,不踩稳就掉下来。”

"收集花不容易,我会为你收集的。"当他说话时,雪娘飞上了云端。

但有那么一会儿,雪娘回来了,还拿着一朵像血一样的红花,那是碎眼血芷。

孔胜震惊了:“这女孩是仙女吗?”

"算是吧"雪娘顽皮地笑了笑,如果他将来能成为一个金仙女,他肯定会在仙女班。

“我感谢仙女救了我的命并收集了药物。我不知道下空仙女的名字。我以后会报答她的。”孔胜鞠了一躬。

“我叫雪娘。你的家在哪里?要我带你回家吗?”

仙女陪着,孔圣当然欢迎。

回到家,孔胜碾碎了碎眼血芝,为母亲熬药。药渣没有浪费,眼睛用布包着。十天之后,孔妈妈的眼睛已经满了,她能看见东西。

孔祥东的母亲看到自己家里有一位仙女般的美女,欣喜若狂。由于家庭贫困,孔胜没有结婚。这不是现成的媳妇吗?

孔圣和雪娘都对对方感兴趣,所以他们成了夫妻。

一年后,雪娘生了一个儿子,名叫袁儿。

袁儿是半人半狐。他非常聪明,但他生来就有很强的血缘关系。每到月圆之夜,他的头痛欲裂,灵魂也不稳定。

雪娘不能忍受每一个满月都与袁尔相提并论。

所以元子顺利长到了13岁,最终神形稳定,但已经消耗了雪娘五百年。

随着千禧年的临近,雪娘知道自己注定要失败,并告诉孔胜和袁尔其身分。

孔胜震惊地得知他的妻子不是仙女,而是狐狸。他拒绝在房间里见到雪娘。

袁儿为母亲感到难过:“娘,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

雪娘告诉袁儿孔圣的前世和胡圣救狐狸的事。“傻孩子,当你不是人类的时候你不明白,但是当你已经知道的时候你不能自拔。当你长大了,你会明白的。娘真想看你长大!”

"我妈妈为我爸爸付了这么多钱,为什么我爸爸不能接受我妈妈?"

“你父亲是凡人,不能接受是正常的。他前世救了我的命,我今生也救了他。这很公平。我们不再欠彼此了。”

孔妈妈不知道原因,认为这对夫妇吵架了,不在乎。

那天晚上,袁儿从厨房出来,吃了一顿美餐。他一出门,只听到一阵腥风,那人就升到了半空中。“侏儒男,死狐狸,一千年没见了,没想到你会带着所有的孩子来!哈哈哈,它真的杀了我!”

它原来是一千年前的大黑蛇,现在它也变成了一种人类的形式,叫做童眼。

听到这里,雪娘飞去抓住它。“黑蛇精,放下我的元!”

“死狐狸!”

这两个人打了几轮,雪娘略微输了。

“等等,死狐狸,你靠近点,我会杀了那个孩子!”燕瞳不喜欢打架,以免消耗成绩和影响渡劫。

“你怎么敢!”

“我孙子,把他放下!”孔妈妈和孔胜躲在房间里,见阎瞳主动回避战争,以为她害怕雪娘,所以大着胆子走出房间。

“吵!”燕瞳挥了挥袖子,有几条小蛇向孔胜和孔牧飞去。

雪娘打了大多数人,但他母亲的额头上有一根刺。母亲当场死亡。

“你这个怪物,我会和你战斗!”孔胜冲上去,不顾一切地拼命!

“丈夫,不,你不能打败她!”雪娘拦住了他。

疯狂的孔胜用力推开雪娘,“都是你!如果你不是怪物,你就不会吸引怪物,你妈妈也不会死!”

雪娘震惊了,他的心像刀子一样扭曲。

“哈哈,你真蠢,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人而放弃自己的道路!”童眼笑了,孔胜很容易晕倒。“我不会和你胡说八道,我要你内心的炼金术士!”

童眼将利用雪娘的内丹度过千年灾难。

“如果你不给,我就杀了这个小东西!”一条长舌头舔了舔袁儿。

“你放开我,你这个痴心妄想的怪物!”

雪娘知道他的时代来了,他无法打败蛇妖。他的岳母被她自己杀死了。他丈夫恨自己。他的儿子落入敌人手中。还有其他选择吗?

“好吧,我向你保证,我会给你内丹,你会放了我儿子。”

“嘿嘿,成交!”

雪娘给狐狸看,吐出内丹。"你送袁儿,我给你内丹."

燕瞳把袁尔推了出去,抓起雪娘的内丹吞了下去。转向阴险的微笑,他想再次抓住元儿。“我改变主意了,内丹想要它,这个孩子也是。他拥有你数百年的成就。这是最好的补药!”

雪娘哪里会让她成功,她推开了元子,又和艳瞳斗在一起了。

然而,雪娘·内丹已经输了,他的成绩也大大降低了。童眼的对手在哪里?回到下风处,雪娘回头看着自己焦虑的儿子和昏迷的孔胜,心下决定。

她故意露出一丝破绽,让燕瞳欺身靠近,然后转身抱住燕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推他丹。

元儿只看见一道耀眼的光,伴随着一声巨响,然后他的母亲和蛇妖一起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堆黑白相间的灰烬。

袁儿跪下来举起骨灰,痛苦地向母亲哭喊。

孔圣醒来时,他知道了雪娘和孔圣的过去原因。直到那时,他才知道雪娘是来提供帮助的,而不是真诚地欺骗自己。孔胜后悔十年的爱情。整天抱着骨灰,痛哭流涕。

时间越久,孔胜就越想念雪娘。他把骨灰与异国的鲜花和草药混合,与朝露的鲜花混合,然后把它们涂抹在自己的墙上。他根据自己的记忆画出了雪娘的样子,并担心蛇妖会偷走雪娘的体形,所以他画了不远处的蛇妖以示区别。

孔胜在1991年画了一整天的壁画。他一完成最后一幅画就去世了。

元儿失去了父母,看透了红尘,当场出家,成了苦蓝和尚。

3.兰若寺

苦兰僧是半人半狐。他对鬼神知之甚少,经常能帮助村民消除灾难和解决困难。因此,熏香欣欣向荣。他的家也被改造成了一座寺庙,只剩下壁画,名为兰若寺。

一百年后,壁画上的人物不再隐藏岁月,而是变得更加清晰。最初,壁画已经在世界上被崇拜了一百年,佛光普照全世界。随着白狐和黑蛇的遗骸留在灰烬中,雪娘和童眼又活了下来。

然而,他们只能生活在壁画中。一旦它们与壁画分离,它们就会完全消失。

苦兰僧注意到了这一点,每天在壁画上增加300次,吟唱金刚经,驱散画中狐狸和蛇的魔力,净化心灵。

又过了一百年,苦兰和尚成了和尚。壁画中白狐和黑蛇的魔力已经消失,除了佛陀的声音,兰若,他致力于修道。

苦兰僧走后,寺香逐渐减少,兰若寺逐渐恶化。

山里有一只黄精,已经修炼了5000年,即将开悟,但他的功德并不完全。在观音的带领下,他来到兰若寺,成为一名出家的和尚。

一天下午,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兰若寺闯入一个名叫朱孝廉的躲避雨水的学者。

屋檐下,紫色的笛子和风陵寝发出清脆的声音,流浪的僧人微笑着说:"有缘人来了。"

朱小莲被壁画上的肖像震惊了,当被他的触须触摸时,感觉自己像个真人。

“公子千万不要轻佻。”壁画中的女人确实说话了。

朱小莲只觉得自己浮了起来。当他再看的时候,那个女人活着站在他面前,周围的环境不再是一座寺庙。"那个女孩来自哪里,这是哪里?"

雪娘什么也没说,带他去了一个里面有镜子的房间。“先照照镜子。”

朱小莲看起来很听话。镜子里有一只白狐和一条黑蛇在打架...最后孔圣转世成了一个朱氏家族。原来镜子是朱小莲和雪娘两代人的纠缠。

朱小莲看后泪眼模糊,“雪娘,对不起。”

“无妨,昨天的日子不能留下来,你救了我的命,我也救了你的命,现在一切都清楚了,你和我无关。你去吧!”他推着朱小莲说道。

“为什么,你一点也不爱他?”颜瞳从外面走过来,笑嘻嘻地看着雪娘。经过数百年的佛性转变,两人早已放下旧怨。

“爱离别苦,仇怨恨。所有有希望的方法都像梦和泡沫。三千个世界不是世界。三千个世界就是世界。没有我,没有他,没有众生。”

朱小莲醒来时,看到壁画还在,但雪娘和童眼都背对着自己,看不见他们的脸。伸手去摸,摸摸墙壁。他非常困惑,问和尚为什么。

“阿弥陀佛,一切有前途的方法,都是因缘和谐。如果捐献者知道原因,为什么还要再问一遍?”

“一命换一命,但我仍然欠她一辈子的情。我该怎么办?”朱小莲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捐赠者想要什么?”

"壁画中的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你以为活着就活着。”

"如果墙壁倒塌,壁画受损,会发生什么?"

"所有的损失都损失了."

“主人,有什么办法救他们吗?”

“第二个恶魔是一个没有身体的和尚。一幅画会化为灰烬。”

“然后我会找到肉。”

“光有一个身体是没有用的。它需要杨琪作为桥梁,需要精血作为向导。”旅行中的和尚没有说完他的话,“但是任何引渡者都将失去60年的生命。”

朱小莲沉思良久。“主人,一切都由我决定。我愿意用我60年的生命来换取他们。”

于是朱小莲发现了一只刚刚死去的狐狸和一条蛇,并在和尚的指引下把它们放在壁画前。

僧侣们开始实行引渡,一切都很顺利。狐狸和蛇醒来后,向和尚和朱小莲磕头三次,然后潜入深山修行。

朱小莲,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泪流满面,“师父,她不记得我了吗?”

“阿弥陀佛,颜色是空的,空的是颜色。恩人,睡一会儿吧!”和尚朱小莲一挥手就睡着了。

朱小莲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他刚看完画就睡着了。如果你再看一下墙,它是空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图片。

雨停了,朱小莲扛着行李继续赶路。(作品名称:改写《聊斋志异》,华玉耀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上一篇:80%的人都想不到的赏秋好去处!台州这几座村落,柿子红了
下一篇:赴美参加联大的部分俄代表被拒签,俄外长承诺给美国“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