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高峪网>健康养生>「新万博app1.0」大选过后,硅谷的失落、愤怒与反思| CBNweekly

「新万博app1.0」大选过后,硅谷的失落、愤怒与反思| CBNweekly

2020-01-11 15:50:27   【浏览】3745

「新万博app1.0」大选过后,硅谷的失落、愤怒与反思| CBNweekly

新万博app1.0,面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硅谷的一些公司终于意识到,硅谷这个小世界和美国其他地区实际存在脱节。大选结果让他们重新思考硅谷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美国西部时间11月8日,也就是大选当天,下午我在旧金山市中心见一个朋友,她身处技术行业,当时身上穿的毛衣上贴着一个小贴纸,写着:“i voted”。我们坐在一个休息室里聊天,旁边电视机的声音被调到最高,cnn主持人分析选情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当时似乎正在读佛罗里达州的票数,“等一下,让我看看怎么样了。”我的朋友突然停止交谈扭头看向电视。

周围的美国人也时不时从谈话中抽身出来听听票数。这些人,十个人中有九个在技术公司工作。他们语速飞快,受过高等教育。他们是旧金山士绅化(gentrification)的推动者,也是眼下所谓技术泡沫的参与者或既得利益者。

他们已经通过给民主党捐钱、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特朗普的不满、或者直接参与发表公开信抵制特朗普等等行动来表达过自己的立场——但这只是在硅谷这个小世界里而已。外面还有个更大的世界,那才是这些人经常说的想要改变的世界。

那天下午的旧金山海湾大桥,可能正在承受着进入11月以来最拥堵的时刻,平时30分钟的车程现在至少要花上1个小时。街上的人们议论说,“大家都出来投票了”,或者,“大家都在赶回去看票选结果”,也有人说,“万一特朗普当选,旧金山城里可能会游行,或者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好”。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西部时间晚上11点左右,特朗普获胜。

我的几个女性朋友说,她们知道结果后哭了。前techcrunch高级记者、后创办技术媒体pando的硅谷知名记者沙拉·蕾西(sarah lacy)在twitter上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我的孩子面前落泪”。此前她已经多次发表文章、做播客呼吁男女平等,并公开表示支持希拉里。

曾经在问答网站quora、图片搜索pinterest做过工程师、因为公开要求硅谷技术公司公布男女员工比例而出名的特拉西·周(tracy chou)也在twitter上表达了对大选结果的伤心,也有人委婉一点,像youtube的ceo苏珊·沃西基,她在大选前发推呼吁投票,在结果出来后转发希拉里的败选演讲。

硅谷的女性在这次大选中态度鲜明与希拉里的象征意义以及硅谷的现实有关。多年来硅谷的话语权掌握在白人男性手中,女性在技术公司里受到隐形歧视,这种现象甚至已经被拍成了纪录片。随着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和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等女性逐渐走向技术公司高层,技术公司开始着手改善女性待遇和职场发展的问题。如果希拉里获胜,对改善的进程必然有积极意义。

除了女性平权,更重要的自然是候选人所代表的价值取向和政策主张。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硅谷都无法接受与之背道而驰的特朗普当总统。

硅谷与民主党亲密、与特朗普交恶已经不新鲜。在大选第二天,一篇总结特朗普担任总统将对硅谷造成哪些冲击的文章迅速变成新闻集合网站techmeme的头条。techcrunch记者乔纳森·西尔斯(jonathan shieber)总结了特朗普的政治主张将在以下几个方面对硅谷的技术公司造成冲击——

国际贸易:特朗普将提高关税,减少进口。这对依赖海外作为生产工厂的硬件公司(以苹果为代表)来说不是好消息;

移民和工作签证的政策:特朗普称,如果当选会优先把工作机会给美国人,这让原本就已经要抽签才能获得的工作签证(h1-b)变得更加紧缺。况且,硅谷十分依赖外来人口和移民来补充人才;

再生能源:特朗普曾经表示,将减少政府对再生能源发展的补贴。于是,太阳能公司solarcity、电动汽车特斯拉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在公开场合被问到是否支持特朗普,他只说了一个词“no”;

隐私和网络安全:今年苹果因为保护用户隐私而拒绝帮助fbi解锁恐怖分子的iphone时,特朗普公开号召抵制苹果。

硅谷也早就知道这些。在大选之前,硅谷曾态度鲜明地反对特朗普。苹果、惠普的态度最为明确和强硬,其他公司高管大多以个人名义为希拉里捐款,例如伊隆·马斯克、玛丽莎·梅耶尔、雪莉·桑德伯格等人。7月时又有共计145个硅谷知名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一起写公开信抵制特朗普。

唯一公开支持的是paypal联合创始人、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彼得·泰尔,他除了公开去共和党代表大会发表演讲、为特朗普捐钱,据报道说还会在特朗普的内部集团担任科技顾问,但在他公开表态后,硅谷对彼得·泰尔的反对声巨大,甚至要求facebook将彼得·泰尔逐出董事会(马克·扎克伯格没有这么做),另一个人是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洛基(palmer luckey),他秘密为支持特朗普的组织捐款,被发现之后,硅谷出现了抵制oculus的呼声,当时正值oculus开发者大会,作为创始人的帕尔默·洛基都没有公开露面。

反对特朗普是硅谷式政治正确之一。如果你支持特朗普,会立刻变成硅谷的“异类”,这里的人们不愿意听到支持特朗普的声音,更不能理解背后的原因。在这一片“深蓝色”土地上发生的一切与外面那个更大的世界是隔绝的,甚至更加速着双方的割裂。

根据美联社、美国社区调查等组织公布的调查数据,特朗普支持者的共同特征包括:民调中认为自己的祖先是美国人,出生在美国,白人、没有读过大学,在传统行业(农业、建筑业、制造业、贸易)工作。在硅谷看来,特朗普是个言论不当的疯子,但是在这些支持者眼中,特朗普说出了他们的心声:那些外来的技术人才和在海外设立工厂的技术公司们抢走了一部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

即便是在旧金山,特朗普所迎合的那部分选民与硅谷的脱节甚至矛盾也是显而易见的。我在大选前和两个工薪阶层聊起大选。第一个是一位uber司机(从收入上来看,uber司机的收入中位数已超过美国的中产阶级低收入线),他不喜欢和乘客主动搭话,谈到大选,他说他对政治不感兴趣,所以最后谁也不会投。另一个是一个保险公司的客服,我询问他打算把票投给谁,他的回答是,“只要我还有银行存款,我真的不在意谁当选。”

他们是这个科技之城的边缘人群,是硅谷技术公司抬高了房价和物价后得更辛苦的为生计奔波的人,是硅谷精英们所不理解的“不投票”的人。

大选第二天早上,一个过去在techcrunch工作、现加入创业公司的朋友上班后对我说,“办公室里特别安静,没有人说话。”我问他怎么看特朗普当选,他说“我只能求上帝不要把美国变成一个分裂的国家。”一个在airbnb工作的朋友用“凝重”来形容大选过后的公司气氛。

而且这并不只发生在技术公司里。

早晨我去买咖啡时,店员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难熬的一天,不是吗?”当我问她对大选结果的看法时,眼前这个熟练操作咖啡机的瘦小女生说,“我没想到我们周围有这么多共和党人。”也许她指的是那些“摇摆州”,他们曾经支持奥巴马,却在11月8日集体转向了特朗普。也许她意指硅谷所在的加州,在这里,希拉里的支持率是61.5%,特朗普是33.3%,可能在她看来,这个33.3%也是不接受的。

社交网络和游行成了宣泄情绪的场所。伤心、愤怒、调侃、嘲讽、甚至过激言论都几乎占据了硅谷的小圈子。

被称为硅谷创业教父、创业孵化器yc的创办者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在大选当晚还尽量保持镇定发表安慰,“输掉大选不意味着放弃”,在第二天却带着嘲讽说,“我应该对每个被特朗普攻击过的人好一点。不过人太多了,我可能需要对每个人都这么做。”

facebook上有人在旧金山的某个公园里组织了一场活动,叫做“大选过后,让我们拥抱彼此”。

也有人调侃说,“伊隆·马斯克,现在终于懂了你为什么对去火星这件事儿如此热忱。等你准备好了,麻烦说一声”。

极端一点的是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的联合创始人谢尔文 ·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他扬言要出钱通过议案让加州独立。

情绪积累到11月9日傍晚,美国旧金山、奥克兰和伯克利等多个大城市爆发游行。twitter上关于游行的标签叫做“not my 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

在奥克兰市中心,几架直升飞机在城市的上空盘旋,人们冲上街头,齐声高喊着不能接受特朗普当总统。也有人大叫,“从今天起我不是美国人,我是加州人”。情绪激动的人们甚至朝路边的商店扔易燃物引发了火灾,导致警方使用催泪弹,造成3名警员受伤,2部警车损毁。11月10日,旧金山还有一些地区发生游行。

美国旧金山、奥克兰和伯克利等多个大城市爆发游行,警方在现场维护秩序。

在大选之前,《经济学人》曾发表文章称,无论希拉里和特朗普谁当选,可以确定的是,这次选举将留下一个更分裂的美国。希拉里在自己的败选演讲中也说,美国比想象中更分裂。

我的一个朋友说,他开始怀疑周围那些嘴上说着支持希拉里的人实际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另一个facebook好友出生在“摇摆州”之一,她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段长文,大意是没想到家乡人民如此支持特朗普;大选之后,关于华裔移民为什么支持特朗普也成了分析这次大选结果的话题。

也许最值得庆幸的是,人们也正在恢复冷静,开始反思。

扎克伯格在大选前发表过鼓励大家去投票的文字。大选后,他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他抱着女儿看大选的照片说,“我们有幸能把世界变得更好,我们也有责任这么做,让我们更努力些。”

facebook产品设计副总裁朱莉·卓(julie zhuo)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写道,她过去并不太关心政治,但这次大选之后,她知道以后应该有所作为;她依然相信科技应该创造出更好的交流工具,促进理念不同的人多沟通和保持同理心;认为科技行业应该发明更好方法,来理解人的想法,从而更好的服务他们。

一篇5月发表在博客平台medium上的文章又重新在twitter上被多次转发,它来自英国《卫报》记者克里斯·阿纳德(chris arnade),标题是《为什么说特朗普的支持者并不傻》。

这两天,ebay、苹果、微软、box、linkedin等公司的高层都相继发表内部公开信,鼓励员工勇敢面对现实,并更积极的参与到改变未来中。其中,微软的公开信反思了硅谷和美国其他地区实际上存在一种脱节,认为科技业并未采取足够措施去帮助近年来发展落后的人们。而硅谷应该努力承担更多责任去改变这一切。

李蓉慧

《第一财经周刊》驻硅谷记者。无论是关于硅谷还是以上这篇与大选有关的报道,如果你有兴趣,欢迎发邮件到lironghui@yicai.com一起交流。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

打赏我们

宁都网


上一篇:锡盟一河道边发现受伤“大鸟”救助后鉴定为秃鹫
下一篇:华尔街多头突然变卦:股市会迎来转弯 四大板块或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