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高峪网>综合>合法的工伤赔偿,农民工不告拿不到钱

合法的工伤赔偿,农民工不告拿不到钱

2019-12-02 08:04:29   【浏览】3658

我们的记者刘旭

8月19日下午,农民工王大鹏手里拿着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他最终获得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贴、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等工伤福利,以及终止劳动关系的赔偿金共计6万多元。四年前,他受了工伤。在劳务公司积极治疗并支付医疗费用的情况下,他多次鼓起勇气要求相关工伤待遇。

王大鹏只是害怕为工伤寻求法律赔偿的农民工之一。记者发现,许多农民工无法获得工伤法律赔偿,因为他们被劳务公司欺骗,不知道如何申请,担心自己的名声会变得“臭”,发现很难找到新工作,没钱提起诉讼等。

我只知道我有钱治病,但我不知道我有工伤保险。

56岁的王大鹏来自大连市普兰店区安博镇。2015年3月,他受雇于大连的一家建筑劳务公司,在大连东港的一个建筑工地当泥水匠,日薪260元。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支付社会保障。工头王伟用现金支付了工资。2015年6月29日,他不小心折断了左股骨和颈骨。劳务公司积极治疗患者,并预付相关医疗费用6万元。同时,还支付了4万元以上的医院食品补贴、营养费、护理费和交通费。“当时我特别感动,以为没有人会负责这次事故。因此,该公司的邢经理毫不犹豫地提前支付了一切。王大鹏说。

2016年7月17日,大连金浦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王大鹏为工伤。从那以后,王大鹏因为伤势严重而无法工作,骨折也没有愈合。2018年3月6日,王大鹏被确定为9级残疾。由于他三年不能在工地工作,王大鹏觉得单位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2018年3月18日,王大鹏申请劳动仲裁。不过,邢经理一直强调,他经营着一家小型劳务公司,并为此预付了10多万元,避免提及项目部已经支付了工伤保险。“仲裁之前,我不知道项目部已经为我们每个农民工购买了工伤保险。我以为是劳务公司好心给我的医疗费。”王大鹏说。

企业在农民工不知情的情况下缴纳工伤保险并不少见。9月5日,记者在大连和沈阳的建筑工地随机采访了36名农民工,其中只有8人清楚地知道他们有工伤保险。另外22人说不清是意外伤害保险还是工伤保险,另外6人认为发生工伤的公司不必支付医疗费用,也分不清工伤治疗和预先支付的医疗费用之间的区别。

工伤治疗和预先支付的医疗费用之间有多少区别?《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至第三十七条规定,职工因工伤或者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间,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根据受伤职工本人的提议,职工可以终止或者终止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工伤保险基金应当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贴,用人单位应当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贴。

关于王大鹏的情况,王大鹏律师、辽宁宋庆律师事务所律师钟美娜告诉记者,王大鹏获得了一次性残疾就业补贴、终止劳动关系补偿和暂停工作期间的工资。

“如果你不报案或申请,就拿着钱。”

在劳动力市场上,文化和技能水平低的农民工处于弱势地位。只要单位积极救治伤员,他们往往不敢要求雇主为伤员支付其他治疗费用。

“我每天晚上都担心得睡不着觉。我总是犹豫是否应该主动要求治疗?”王大鹏说。他担心公司已经积极地对待自己,以及向他要钱是否“太无情”。他不懂法律,也没有多少钱去法院。万一他赢不了呢?如果诉讼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并延迟赚钱怎么办?他可能会受伤3年,甚至没有声明。很难说。1月16日,王大鹏求助于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该中心指派两名律师提供法律援助。

这场原本应该紧张的法庭对抗异常平静。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副院长王同富担任主审法官。听证会后,他认为劳动服务公司在王大鹏农民工发生工伤事故后积极对待他们。双方几乎没有矛盾。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内容,王大鹏对其工伤待遇的索赔是合理的。最后,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劳动服务公司向王大鹏支付停工期间的一次性工资、终止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和6万元以上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贴。邢经理承认没有上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许多企业对理解装聋作哑。“建筑企业和劳务企业主要害怕影响未来的奖励、评优或受到行业领导和安全监管部门的处罚。即使他们按照项目投保,他们仍然不愿意为农民工申报工伤,而是选择商业意外保险或私人保险。因此,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如果你不报案或申请,就拿走钱”。"

与王大鹏不同,沈阳的农民工李帅最终放弃了工伤治疗。同样是因工伤受伤,左腿受伤,在家躺了一年多;积极治疗也是如此。李帅不是“无法挽回面子”,而是在思考未来。“只有几个领班会带我们去工作。我乞求治疗。将来哪个工头会雇我去工作会从一个词传到另一个词,当我的名声不好的时候,我怎么赚钱养家呢?”李帅无奈地说道。

导致移徙工人放弃捍卫自己权利的因素包括不知道如何拿起合法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58岁的河南农民工郑戴旭告诉记者,当他上法庭时,他发现自己甚至不能写诉状。工作人员告诉他先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他说他一上午都不明白什么是残疾评估。好不容易做了伤残鉴定,一次又一次地提交证据和材料,一次又一次地出庭,因为“时间就是金钱”,他真的负担不起。

做好工伤赔偿的“最后一公里”

事实上,沈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为工伤认定、劳动能力认定和福利支付建立了绿色通道。大连市司法局出台了多项优惠法律援助政策,专门针对农民工因劳动报酬和工伤待遇而受到的权益保护,开辟了农民工权益保护的绿色通道,并安排法律援助律师帮助农民工免费维权。然而,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仍然需要加强宣传和提高社会意识。

辽宁宋庆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海表示,政府应主动承担起普及工伤保险相关知识的责任。通过向建筑工地发送法律、宣传手册、在线法律普及班、法律咨询热线等,积极宣传根据项目参加工伤保险的政策。让更多的农民工知道他们的合法权益是什么。

钟美娜认为,企业在支付医疗费用时不应该认为自己在做“好事”,而应该尽自己的职责。因为《工伤保险条例》第4条明确规定,当职工发生工伤时,用人单位应采取措施使工伤职工得到及时治疗。

王大鹏以自己为例,呼吁工人积极保护自己的权利。政府通过提供司法援助和强制企业缴纳工伤保险,努力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如果移徙工人不捍卫自己的权利,他们将鼓励出现"不提出申请或不提出申请就拿钱"的情况。损失永远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应受访者的要求,有些名字是假名)

广东快乐十分app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吉林快三


上一篇:亚冠晋级艰难!上港折损2名大将,浦和主场斗中超球队没输过
下一篇:53名民警获得律师工作证 武汉公安首次有了公职律师团队